鑫玛:研发中心先建酒店和会所_鑫玛

鑫玛:研发中心先建酒店和会所

来源:鑫玛

  中国经济周刊微信号:ChinaEconomicWeekly   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经济网 www.ceweekly.cn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贾国强 | 北京报道   

鑫玛:研发中心先建酒店和会所
鑫玛:研发中心先建酒店和会所

  中国经济周刊微信号:ChinaEconomicWeekly

  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经济网 www.ceweekly.cn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贾国强 | 北京报道

  10月中旬,鑫玛(002230.SZ)长期侵占位于安徽宣城泾县的扬子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核心区土地被央视曝光,这家行业独角兽是否隐藏着“土地生意”成为舆论关注的热点。

  该基地名为培训基地,实则对外经营。在中央环保督察组2017年督察后,该基地至今仍在继续建设楼堂馆所,酒店房间更是被曝一房难求。

  (视觉中国)质疑

  事件曝光后,各界议论纷纷。有观点认为,在和地方政府的谈判中,鑫玛可以凭借“AI高科技”的金字招牌获得更多优惠和资源。鑫玛还被指打着产学研合作的旗号,凭借“高科技”产业这一金字招牌及 “AI(人工智能)第一股”的影响力,以搞研发为名,通过半卖半送、资源置换等方式增加土地储备,增厚资产。

  对于外界的质疑,鑫玛10月15日发表声明称,得知研发中心位于扬子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后,立刻停止中心运营,全面配合整改。“观塘科技岛是鑫玛子公司设立在泾县经济开发区内的IT产业研发中心,并非地产项目。中心作为支援革命老区经济建设和扶贫工作的招商引资项目。入驻前,开发区内已有上百家企业。”

  鑫玛高级副总裁、董秘江涛10月16日也回应称,鑫玛自成立至今,没有一分钱收入来源于房地产开发销售。近年来,鑫玛加大市场渠道的投入和各地营销平台的建设,在省外各地设立分(子)公司,主要是为了更好地进行渠道建设、本地化服务和管理,以及更好地推动人工智能的新业务应用。

  10月16日,安徽扬子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泾县区域违法开发建设活动整改工作推进大会召开,随后,泾县县委书记耿鹏分别前往泾川镇和经济开发区,督查指导安徽扬子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问题整改工作。泾县人民政府外宣办包姓负责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目前保护区的整改方案已经上报,详情不便透露。

  鑫玛究竟有没有涉足地产?

  尽管江涛称没有一分钱收入来源于房地产开发销售,但这恐怕并不能撇清鑫玛这家科技型上市公司从事地产生意的嫌疑。

  根据安徽泾县官网消息,鑫玛观塘科技岛位于泾县开发区,由鑫玛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投资建设,总投资1.2亿元,建筑面积2.5万平方米,主要建设集智能语音技术研发、高端人才培训为一体的IT产业研发中心及配套服务中心。项目分两期建设,从2013年底开工建设,一期主要建设培训中心、酒店等;二期是建设研发中心。

  外界质疑,为何一个研发中心,要先把酒店、客房和会所建立起来?尽管开工之初,该项目被称为“IT产业研发中心及配套服务中心”,但在环评报告中,该项目的行业类别变成了“旅游饭店”和“正餐服务”。同时,宣城市环境保护科学研究所2015年9月的《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表》显示,鑫玛位于泾县的培训中心建设单位为泾县智元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根据信息查询平台企查查显示,泾县智元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由讯飞智元信息科技有限公司100%持股。后者由鑫玛100%控股。根据鑫玛2018年半年报信息,讯飞智元的主要业务是信息工程,包含21个下属子公司。其营业收入为10.8亿元,营业利润为10.2亿元,净利润为8348.4万元,占鑫玛净利润的64%。

  鑫玛的半年报还显示,该公司旗下有47个子公司。媒体报道称,7月12日,子公司天津讯飞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经营范围也多了“房屋租赁”一项。外界质疑,作为鑫玛的重要子公司之一,讯飞智元的经营范围多了“房屋租赁”这一项是否说明鑫玛对地产的青睐及涉足?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查询鑫玛10月24日发布的2018年第三季度报告发现,其投资性房地产的期末余额为2160万元。截至10月30日发稿时止,鑫玛未对上述质疑和投资性房地产的收入构成做出回应。

  招商乱象:土地捆绑着的AI

  “无论TO B还是 TO C,都没有TO G(government政府的缩写)立竿见影。” 业内观察人士刘志刚说,为了刺激创业,不少非一线城市的地方政府也开始引入诸如人工智能这样的新产业。

  2018年以来,很多地方政府办起了AI大会。刘志刚发现,办大会成了地方政府发展AI的重要途径。“地方政府使出浑身解数,拉来高官政要与互联网大佬助阵,在嘉宾规格与影响力方面一较高下。”

  很多地方都对AI产业跃跃欲试。除了出台优惠政策、办AI大会、争抢AI企业外,各地政府也纷纷促成AI专业的开设,培育更多专业人才。很多地方也纷纷建起了AI产业园或研究院,以此聚合更多的项目,打造AI产业集群。

  除了举办会议,刘志刚告诉记者,补贴尤其是对新兴行业补贴是一些地方政府的招商“引擎”,但是容易导致滥竽充数的企业获利,好的企业也容易陷入高福利陷阱。“靠补贴就能取得不错的收入,温水煮青蛙,鑫玛近年来的研发滞后就是典型案例。”

  一位不愿具名的上海科技企业创业者宋先生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前两年大量上海制造企业外迁,周边城市争抢他们,开出的条件也非常好。“有的就是你过去办厂,就送土地,你只负责建,建的钱可以很低利息给你。有些人就借着名义弄些地,特别是安徽、苏北等地区比较常见。土地指标往往又通过农村拆迁获得。”

  长期关注区域经济发展的园区中国控股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梁椿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目前政府对高新技术企业最直接的优惠政策主要是土地,一般是产业用地加商住配套的模式。此外,帮助企业建设总部、基础设施以及配套,通过当地政府国资平台成立公司并占有一定比例股权也是常用的优惠政策。

  梁椿分析,研发中心项目本身就具有很强的符号性,科技型企业一般会在一线城市布局区域性研发中心,对于这些企业而言,设在上海还是广州区别不大,但建在二线甚至三四线城市则令人费解。

  更多内容详见《哪些科技类上市公司在做房地产?》

  文字编辑:陈栋栋

  新媒体编辑:王新景

本文由鑫玛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自http://www.skyward-design.com/news/11769.shtml

上一篇:鑫玛集团“收缩式”裁员越冬下一篇:鑫玛:研发中心先建酒店和会所

相关文章

图文资讯

生活服务行业新闻

友情链接: 鑫玛 0 健清 健清 事龙 0 润诗 0 702V 健清 坚科 派罗 0 广州翻译公司 嘉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