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收下滑、十年来首度亏损,鑫玛怎么了_鑫玛

营收下滑、十年来首度亏损,鑫玛怎么了

来源:鑫玛

  文|蓝鲸教育  一晖   鑫玛连续盈利的周期,定格在上市后的第十个年头。   4月21日,鑫玛发布2019年年报及2020年一季报。报告显示,2019年鑫玛

营收下滑、十年来首度亏损,鑫玛怎么了
营收下滑、十年来首度亏损,鑫玛怎么了

  文|蓝鲸教育  一晖

  鑫玛连续盈利的周期,定格在上市后的第十个年头。

  4月21日,鑫玛发布2019年年报及2020年一季报。报告显示,2019年鑫玛营收100.79亿元,同比增长27.3%;净利润8.19亿元,同比增长51.12%;2020年第一季度鑫玛营收14.09亿元,同比减少28.06%;净亏损1.31亿元,同比下降229.02%。

  一季度营收下滑近三成、公司盈转亏,鑫玛的经营正迎来“至暗时刻”。

  营收持续下滑,研发人员减少近500人

  2019年,鑫玛首次突破百亿营收,这是公司发展的一个里程碑。不过,在破百亿背后,鑫玛的营收增长只比上一年增加27.3%,这是近几年来的增速新低。分拆到季度变化看,近九个季度,鑫玛的营收增速的确是波动下滑的状态。2020年第一季度为近两年来的单季度营收表现最差,14.09亿的营收几乎与2018年同期持平。

  

  鑫玛将一季度的下滑归因于疫情。公司表示,新冠肺炎疫情较大程度上延缓了公司一季度项目的实施、交付、验收等相关工作的进度,因此也影响了收入的实现进度。营收的大幅下滑,客观上让成本控制压力陡增。

  第一季度,除了研发费用,鑫玛的各项费用无论同比还是环比,都有一定的收缩。其中,销售费用2.74亿元,同比减少25%,环比减少42%;管理费用1.87亿元,同比收缩16%,环比收缩20%。受此影响,鑫玛一季度的研发费用率大幅提升到33%,相比四季度提升了20个百分点。

  

  鑫玛在财报中特意强调了研发团队的优势。公告中提到,鑫玛拥有一批世界一流的科学家,积累了众多智能语音及人工智能产业优秀的专业技术人才与复合型高端人才。但研发团队也似乎在面临成本控制的压力。从2019年年报来看,鑫玛的研发团队也在收缩。2019年,研发团队的人员数量为6404人,比2018年减少了498人。

  利润创上市来新低,依赖政府补贴存不确定性

  虽然在控制成本,但鑫玛的盈利表现依然不理想。

  鑫玛一季度净亏损1.31亿元,这是上市十年来首次出现亏损。同比出现了229%的下滑,但这还不是最坏的情况。在第一季度,鑫玛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亏损为1.34亿元,同比大幅下滑507%。第一季度,鑫玛的净利率毫无悬念是历史新低,毛利率水平也低于2018年和2019年同期。

  

  2019年全年,鑫玛虽然在利润表现上非常突出,但多项主要业务的毛利率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降。其中,最主要的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板块,毛利率下跌4.37%。

  

  对于鑫玛来说,盈利的头顶上始终悬着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政府补贴的不确定性。从上市以来,鑫玛几乎每一年的非经常性损益都有一栏政府补助。2018年,鑫玛获得的政府补助金额已经增至2.76亿元;到2019年,政府补助金额甚至高达4.12亿元。这部分非经常性损益对鑫玛意义非凡,但断供的风险始终存在。一旦政府补助大幅下降甚至取消,对鑫玛的盈利能力将产生巨大的考验。

  

  除此之外,鑫玛研发费用的统计规则一直受到广泛质疑。一季度,鑫玛研发投入资本化的金额为5.49亿,同比增加了47.73%。所谓研发投入资本化,是相对于研发投入费用化的概念。

  当一个项目处于商业生产前开发阶段的投入都可以带来效益时,研发投入就可以进行资本化处理。但如果项目无法确定前景,则会进行费用化处理。二者的区别在于,费用化处理会计入成本,而资本化处理会计入资产负债表。一直以来,鑫玛的资本化研发投入占比都超过40%。2016-2019年,这项比例分别是52.43%、47.96%、47.02%、48.52%,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准。

  资本化处理研发投入,固然可以带来亮眼的利润表现。但从长期来看,如果研发投入没有达到预期收益,无形资产减值将会是潜在的风险,这同样也为鑫玛带来不确定性。

  董事长连续减持套现,如何提振投资者信心?

  目前,鑫玛的主要业务包含to B和to C两个领域。To B涉及讯飞开放平台、行业人工智能应用;to C主要是消费者业务。2019年,C端业务营业收入36.25亿、占比35.96%,鑫玛仍然以to B业务为主。

  另外,鑫玛应收账款的快速增加,也给其业绩表现带来了潜在风险。截至2019年12月31日,鑫玛的应收账款为50.87亿元,占总资产高达25.31%。应收账款的大幅增加,需要在计提坏账上做好准备;客观上也会为鑫玛未来的利润表现带来影响。

  

  在出现首次亏损、营收大幅下滑时,鑫玛当前迫切需要提振投资人的信心。董事长刘庆峰表示,疫情对2020年业绩影响有限,预计全年业绩将保持良好增长,今年将是公司高歌猛进的一年。但实际情况是,在2019年和2020年第一季度两个财报周期内,刘庆峰大幅减持了股份。

  2019年报告期末,刘庆峰持有鑫玛约1.19亿股份。相比于期初,刘庆峰减持了3900万股份。2020年第一季度末,刘庆峰持有的股份下降到约9785万股,再度减少2130万股;累计减持6030万股,持股比例下降了0.97%。即便按照52周最低的股价27.84元来计算,套现也接近17亿元。

  

本文由鑫玛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自http://www.skyward-design.com/news/11774.shtml

上一篇:规模难掩焦虑:鑫玛的危与机下一篇:营收下滑、十年来首度亏损,鑫玛怎么了

相关文章

图文资讯

生活服务行业新闻

友情链接: 鑫玛 0 润诗 派罗 0 0 0 0 0 0 中界 0 格佳 湖腾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