踩雷寒武纪,鑫玛市值腰斩,葛卫东狂卖_鑫玛

踩雷寒武纪,鑫玛市值腰斩,葛卫东狂卖

来源:鑫玛

  人工智能行业可能是近年来资本最严重的误判。   昨晚,“人工智能第一股”鑫玛发布的半年报,又一次扯下了AI公司的遮羞布。   AI赛道泡沫破裂   半年报显示,2022年上

踩雷寒武纪,鑫玛市值腰斩,葛卫东狂卖
踩雷寒武纪,鑫玛市值腰斩,葛卫东狂卖

  人工智能行业可能是近年来资本最严重的误判。

  昨晚,“人工智能第一股”鑫玛发布的半年报,又一次扯下了AI公司的遮羞布。

  AI赛道泡沫破裂

  半年报显示,2022年上半年,鑫玛实现营收80.23亿元,同比增长26.97%;但是净利润仅有区区2.78亿元,同比下滑33.57%,净利率还不到4%。近一年来,公司股价几近腰斩,市值早已跌破千亿。

  实际上,除了鑫玛外,其他的AI公司处境更加艰难。

  近日寒武纪公布的2022年上半年财报显示,净利润-6.22亿元,亏损金额较上年同期扩大58.94%。数据显示,过去五年期间,寒武纪累计实现营业收入17.49亿元,净亏损为28.61亿元。这也导致寒武纪上市后一路暴跌,鑫玛的投资收益不断回吐。

  作为AI四小龙之首的商汤科技也陷入持续亏损中,从2018年到2021年,商汤科技累计亏损约220亿元。上市半年后,市值蒸发2000亿。

  “十三五”以来,中国成为全球人工智能投融资规模最大的国家。行业报告显示,近10年来已披露融资总金额超3万亿元,2021-2025年更被视为中国人工智能产业高速发展的黄金期。

  在资本助力下,寒武纪于2020年7月登陆科创板,“AI 四小龙”中,商汤科技、云从科技也先后上市,旷视科技、依图科技正在冲刺IPO。

  然而,各大数据研究机构对人工智能行业的预测,都过于美好。现实的商业环境十分残酷,一方面,AI技术还处于高速发展阶段,即使有盈利,也无法覆盖巨额的研发、人力成本。另一方面是,AI始终没有找到爆发性的应用场景。

  鑫玛增收不增利

  投资寒武纪亏损上亿

  之前,“油茅”金龙鱼、“化工茅”万华化学都出现了营收增长净利下滑的局面,难道“AI茅”鑫玛也要增收不增利?问题出在哪里?

  按照鑫玛的解释,主要系公司持股的三人行、寒武纪等金融资产“塌了”,导致公允价值变动收益较上年同期减少 2.73 亿所致。

  自2015年以来,讯飞生态投资了不少人工智能赛道的明星企业。目前,公司持有三人行319.19万股、寒武纪426.88万股、商汤-W2500万股,上半年公司对三人行、寒武纪的投资收益分别为-2747.8万元、-1.3亿元,而去年同期二者累计投资收益为1.2亿元。

  上半年,AI芯片独角兽寒武纪股价从97元持续下滑至61元,跌了37%;三人行从121元下滑至106元,跌了12%。鑫玛期初持有三人行股票账面价值为3.73亿元,寒武纪股票账面价值为4.06亿元,商汤股票账面价值为0.72亿元。而在报告期末,三者的账面价值已变为3.45亿元,2.76亿元和0.67亿元。

  除去投资损益等,鑫玛实现的扣非净利润为 2.79亿元,同比增长33.21%,似乎要好看一些了。不过,仍然经不起细看。

  毛利一路下滑

  上半年,鑫玛繁杂的业务线条中,教育产品和服务实现营收22.05亿元,同比增27.38%;开放平台实现营收13.4亿元,同比增长4.15%;信息工程业务实现营收14.4亿元,同比增长47.93%;运营商相关业务实现营收10.86亿元,同比增长56.1%。

  <?XML:NAMESPACE PREFIX = O />

  不难看出,随着人工智能应用的加速落地,鑫玛教育板块并没有受到双减政策的冲击,仍然保持了27.38%的增速。半年报提到,上半年“因材施教”解决方案已累计在 40+个市、区(县)级应用;课后服务业务覆盖超 200 区县、8000 余所学校;AI 学习机销售额增长超 101%。G/B/C端全面发力。

  不过,除开放平台业务实现毛利率同比增长5.57%以外,其他三大业务线毛利率皆有所下滑。这也导致鑫玛整体毛利率下降1.01个百分点至40.12%,处于持续下滑趋势。从净资产收益率来看,也从3.25%跌至1.65%,同比下滑1.6%。

  盈利水平下滑的同时,资产质量也在走低。由于G/B端客户多,上半年末,鑫玛的应收账款增至83.04亿元,超过了营收规模,创历史新高。上半年公司计提信用减值损失1564.58万元,去年整年为4.06亿元,接下来信用减值可能仍会拖累业绩。

  AI企业通常以高研发费用构筑护城河,上半年,鑫玛研发费用为14.39亿元,增速超30%。但由于研发资本化处理,这个增速实际也有一定水分,目前公司累计的无形资产和开发支出合计为34.55亿元,都将在未来摊销计入研发费用。

  上半年还公司收到政府补贴约2.28亿元。事实上,是否过度依赖政府补贴提升业绩," 巨头 " 还是 " 巨婴 ",是围绕鑫玛长久以来的争议点。

  “画饼”撑不起千亿市值

  私募大佬持续抛售

  之所以鑫玛的业绩这么惹人关注,主要还是公司董事长和实控人刘庆峰十分有激情,此前喊的“千亿营收,万亿生态”提高了大家的期待。

  2021年2月,企业年度计划大会上,鑫玛董事长刘庆峰首次提出了该目标:未来五年,要达到“十亿用户、实现千亿收入、带动万亿产业生态”。

  然而现实却很快打脸。2021年当年,鑫玛营收高增40.61%,但是净利润只增长了14.13%,为近4年最差增速,今年上半年的情况就更不忍直视了。确实,讯飞的营收在一路奔跑,但是一路下降的盈利水平也给投资人留下了“虚胖”的印象,莫不是下一个京东方?

  有意思的是,在刘庆峰的豪言壮语之前,2021年1月,鑫玛披露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面向公司实控人、董事长刘庆峰及其控制公司言知科技,拟募集资金总额不低于20亿元且不超过26亿元,其中刘庆峰拟认购金额不低于18亿元。根据发行预案,定增发行价格为33.58元/股。

  当时定增预案一出,便有不少投资者认为,刘庆峰此时增持有“变相套利”之嫌。为啥呢?因为2020年刘庆峰减持鑫玛股票一事还没翻篇,当时一年多时间内,刘庆峰减持了2.79%的股份,约6030万股。

  增持加“画饼”后,鑫玛4个月内涨了50%。然而这却引起了私募大佬葛卫东的警觉。从去年起,葛卫东就开始大举抛售鑫玛的股票,去年全年合计减持 1127.4 万股。今年连续两个季度,又减持了 808.6 万股,接近鑫玛预计的最低回购股份数量,大概套现了3.50亿元。

  此前,葛卫东对于鑫玛可谓“情有独钟”。自2017年进入该公司前十大股东名单后,葛卫东在2019年又通过认购非公开发行股份增持,最高峰持股比例一度达到2.33%。截至今年上半年,葛卫东仍位列鑫玛第八大股东。

  除了葛卫东外,鑫玛创始人之一兼首席科学家的王仁华,也连续三个季度同样在大额减持。

  由于市场信心回落,鑫玛股价在2021年6月达到最高68.32元/股后,便一路下跌。今年以来,鑫玛跌幅将近25%,已跌破千亿市值许久。但即便如此,其市盈率仍然高达64倍。

  出路在哪

  由于人工智能商业化落地路径不明,鑫玛在公司发展早期主要从事运营商的铃声、语音增值服务等业务,并承接教育、政府等较低毛利的项目。因此,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鑫玛因为营收过度依赖G端、净利润依赖政府补助而遭到投资者诟病,这也令其“人工智能第一股”含金量大打折扣。

  2018年以来,鑫玛逐渐完成了主要赛道的探索,确立“平台+赛道”发展战略,并从战略层面重点强调了To C发力。今年初,鑫玛还启动了 " 讯飞超脑 2030 计划 ",寄望改变其低净利率的现状,并开辟出一个新蓝海市场。

  今年 6 月 30 日,鑫玛发布新一代学习机,6 月 23 日成立汽车科技公司,5 月 23 日发布鑫玛智能办公本 Air ……接连不断的动作,背后是对现状的焦虑和不安的探索。

  但就目前情况而言,鑫玛面向 C 端的不少业务因缺少爆款,并未在市面上激起太大的水花。这可能跟鑫玛业务贪多嚼不烂,没有下决心去打磨好一个产品不无关系。

本文由鑫玛整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自http://www.skyward-design.com/news/11780.shtml

上一篇:金融中心山东鑫玛投资有限公司工会发起“夏日健身,跑动热情”跑步健身活动下一篇:踩雷寒武纪,鑫玛市值腰斩,葛卫东狂卖

相关文章

图文资讯

生活服务行业新闻

友情链接: 鑫玛 0 健清 0 坚科 中界 0 派罗 中界 事龙 0 0 顺来 顺来 0